諸佛留藏經,只為人難化。不為賢與愚,個個心構架。
造業大如山,豈解懷憂怕。那肯細尋思,日夜懷奸詐。

嗟見世間人,個個愛吃肉。碗碟不曾乾,長時道不足。
昨日設個齎,今朝宰六畜。都緣業使牽,非干情所欲。
一度造天堂,百度造地獄。閻羅使來追,合家盡啼哭。
爐子邊向火,鑊子裡澡浴。更得出頭時,換卻汝衣服。

出家要清閑,清閑即為貴。如何塵外人,卻入塵埃裡。
一向迷本心,終朝役名利。名利得到身,形容已憔悴。
況復不遂者,虛用平生志。可憐無事人,未能笑得爾。

養兒與娶妻,養女求媒聘。重重皆是業,更殺眾生命。
聚集會親情,總來看盤飣。目下雖稱心,罪簿先注定。

得此分段身,可笑好形質。面貌似銀盤,心中黑如漆。
烹豬又宰羊,誇道甜如蜜。死後受波吒,更莫稱冤屈。

佛哀三界子,總是親男女。恐沉黑暗坑,示儀垂化度。
盡登無上道,俱證菩提心。教汝癡眾生,慧心勤覺悟。

佛捨尊榮樂,為愍諸癡子。早願悟無生,辦集無上事。
後來出家者,多緣無業次。不能得衣食,頭鑽入於寺。

嗟見世間人,永劫在迷津。不省這個意,修行徒苦辛。

我詩也是詩,有人喚作偈。詩偈總一般,讀時須仔細。
緩緩細披尋,不得生容易。依此學修行,大有可笑事。

有偈共千萬,卒急述應難。若要相知者,但入天台山。
巖中深處坐,說理及談玄。共我不相見,對面似千山。

世間億萬人,面孔不相似。借問何因緣,致令譴如此。
各執一般見,互說非兼是。但自修己身,不要言他己。

男女為婚嫁,俗務是常儀。自量其事力,何用廣張施。
取債誇人我,論情入骨癡。殺他雞犬命,身死墮阿鼻。

世上一種人,出性常多事。終日傍街衢,不離諸酒肆。
為他作保見,替他說道理。一朝有乖張,過咎全歸你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henzollern 的頭像
Hohenzollern

Schloss Babelsberg

Hohenzolle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