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漢西域沙門迦葉摩騰共法蘭譯
 
(序)
昔漢孝明皇帝夜夢見神人,身體有金色,項有日光,飛在殿前,意中欣然,甚悅之。明日問群臣:「此為何神也?」有通人傅毅曰:「臣聞天竺有得道者,號曰佛,輕舉能飛,殆將其神也。」於是上悟,即遣使者張騫、羽林中郎將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十二人,至大月支國寫取佛經四十二章。在第十四石函中登起立塔寺,於是道法流布,處處修立佛寺。遠人伏化願為臣妾者,不可稱數,國內清寧,含識之類蒙恩受賴于今不絕也。
 
(一)
佛言:「辭親出家為道,名曰沙門,常行二百五十戒,為四真道行,進志清淨,成阿羅漢。阿羅漢者,能飛行變化,住壽命,動天地;次為阿那含,阿那含者,壽終魂靈上十九天,於彼得阿羅漢;次為斯陀含,斯陀含者,一上一還,即得阿羅漢;次為須陀洹,須陀洹者,七死七生,便得阿羅漢;愛欲斷者,譬如四支斷,不復用之。」
(二)
佛言:「除鬚髮,為沙門,受道法,去世資財,乞求取足,日中一食,樹下一宿,慎不再矣!使人愚弊者,愛與欲也。」
(三)
佛言:「眾生以十事為善,亦以十事為惡。身三、口四、意三。身三者:殺、盜、婬;口四者:兩舌、惡罵、妄言、綺語;意三者:嫉、恚、癡,不信三尊,以邪為真。優婆塞行五事,不懈退,至十事,必得道也。」
(四)
佛言:「人有眾過,而不自悔,頓止其心,罪來歸身,猶水歸海,自成深廣矣;有惡知非,改過得善,罪日消滅,後會得道也。」
(五)
佛言:「人愚吾以為不善,吾以四等慈護濟之;重以惡來者,吾重以善往,福德之氣,常在此也;害氣重殃,反在于彼。」
(六)
有人聞佛道守大仁慈,以惡來,以善往,故來罵。佛默然不答,愍之癡冥狂愚使然。罵止,問曰:「子以禮從人,其人不納,實禮如之乎?」
曰:「持歸。」「今子罵我,我亦不納,子自持歸,禍子身矣!猶響應聲,影之追形,終無免離,慎為惡也。」
(七)
佛言:「惡人害賢者,猶仰天而唾,唾不污天,還污己身;逆風坋人,塵不污彼,還坋于身。賢者不可毀,禍必滅己也。」
(八)
佛言:「夫人為道務博愛,博哀施德莫大施。守志奉道,其福甚大;覩人施道,助之歡喜,亦得福報。」
質曰:「彼福不當減乎?」
佛言:「猶若炬火,數千百人,各以炬來,取其火去,熟食、除冥;彼火如故,福亦如之。」
(九)
佛言:「飯凡人百,不如飯一善人;飯善人千,不如飯持五戒者一人;飯持五戒者萬人,不如飯一須陀洹;飯須陀洹百萬,不如飯一斯陀含;飯斯陀含千萬,不如飯一阿那含;飯阿那含一億,不如飯一阿羅漢;飯阿羅漢十億,不如飯辟支佛一人;飯辟支佛百億,不如以三尊之教度其一世二親;教親千億,不如飯一佛,學願求佛,欲濟眾生也。飯善人福最深重。凡人事天地鬼神,不如孝其親矣,二親最神也。」
(十)
佛言:「天下有五難:貧窮布施難、豪貴學道難、制命不死難、得覩佛經難、生值佛世難。」
(十一)
有沙門問佛:「以何緣得道?奈何知宿命?」
佛言:「道無形,知之無益,要當守志行;譬如磨鏡,垢去明存,即自見形,斷欲守空,即見道真,知宿命矣。」
(十二)
佛言:「何者為善?唯行道善。何者最大?志與道合大。何者多力?忍辱最健,忍者無怨,必為人尊。何者最明?心垢除、惡行滅,內清淨無瑕;未有天地,逮于今日,十方所有,未見之萌,得無不知、無不見、無不聞,得一切智,可謂明乎。」
(十三)
佛言:「人懷愛欲,不見道;譬如濁水,以五彩投其中,致力攪之,眾人共臨水上,無能覩其影者。愛欲交錯,心中為濁,故不見道;水澄穢除,清淨無垢,即自見形。猛火著釜下,中水踊躍,以布覆上,眾生照臨,亦無覩其影者;心中本有三毒涌沸在內,五蓋覆外,終不見道;要心垢盡,乃知魂靈所從來,生死所趣向,諸佛國土、道德所在耳。」
(十四)
佛言:「夫為道者,譬如持炬火入冥室中,其冥即滅而明猶在,學道見諦,愚癡都滅,得無不見。」
(十五)
佛言:「吾何念?念道;吾何行?行道;吾何言?言道;吾念諦道,不忽須臾也。」
(十六)
佛言:「覩天地,念非常;覩山川,念非常;覩萬物形體豐熾,念非常;執心如此,得道疾矣。」
(十七)
佛言:「一日行,常念道、行道,遂得信根,其福無量。」
(十八)
佛言:「熟自念身中四大,各自有名,都為無吾;我者寄生,生亦不久,其事如幻耳。」
(十九)
佛言:「人隨情欲求華名,譬如燒香,眾人聞其香,然香以熏自燒;愚者貪流俗之名譽,不守道真,華名危己之禍,其悔在後時。」
(二十)
佛言:「財色之於人,譬如小兒貪刀刃之蜜,甜不足一食之美,然有截舌之患也。」
(二十一)
佛言:「人繫於妻子、寶宅之患,甚於牢獄、桎梏、鋃鐺。牢獄有原赦;妻子情欲,雖有虎口之禍,己猶甘心投焉,其罪無赦。」
(二十二)
佛言:「愛欲莫甚於色。色之為欲,其大無外,賴有一矣!假其二,普天之民,無能為道者。」
(二十三)
佛言:「愛欲之於人,猶執炬火逆風而行;愚者不釋炬,必有燒手之患。貪婬、恚怒、愚癡之毒,處在人身,不早以道除斯禍者,必有危殃,猶愚貪執炬,自燒其手也。」
(二十四)
天神獻玉女於佛,欲以試佛意、觀佛道。佛言:「革囊眾穢,爾來何為?以可斯俗,難動六通。去!吾不用爾。」天神踰敬佛,因問道意;佛為解釋,即得須陀洹。
(二十五)
佛言:「夫為道者,猶木在水,尋流而行,不左觸岸,亦不右觸岸;不為人所取,不為鬼神所遮,不為洄流所住,亦不腐敗,吾保其入海矣。人為道,不為情欲所惑,不為眾邪所誑,精進無疑,吾保其得道矣。」
(二十六)
佛告沙門:「慎無信汝意,意終不可信。慎無與色會,與色會即禍生。得阿羅漢道,乃可信汝意耳!」
(二十七)
佛告諸沙門:「慎無視女人;若見,無視。慎無與言,若與言者,勅心正行,曰:『吾為沙門,處于濁世,當如蓮花不為泥所污。老者以為母,長者以為姊,少者為妹,幼者子,敬之以禮。』意殊當諦惟觀,自頭至足、自視內,彼身何有?唯盛惡露,諸不淨種,以釋其意矣。」
(二十八)
佛言:「人為道去情欲,當如草見火,火來已却。道人見愛欲,必當遠之。」
(二十九)
佛言:「人有患婬情不止,踞斧刃上,以自除其陰。佛謂之曰:『若斷陰不如斷心,心為功曹,若止功曹,從者都息;邪心不止,斷陰何益?斯須即死?』」佛言:「世俗倒見,如斯癡人。」
(三十)
有婬童女與彼男誓,至期不來而自悔曰:「欲吾知爾本,意以思想生,吾不思想爾,即爾而不生。」佛行道聞之,謂沙門曰:「記之!此迦葉佛偈,流在俗間。」
(三十一)
佛言:「人從愛欲生憂,從憂生畏。無愛即無憂,不憂即無畏。」
(三十二)
佛言:「人為道,譬如一人與萬人戰,被鉀操兵,出門欲戰,意怯膽弱,乃自退走,或半道還,或格鬪而死,或得大勝還國高遷。夫人能牢持其心,精銳進行,不惑于流俗狂愚之言者,欲滅惡盡,必得道矣。」
(三十三)
有沙門夜誦經甚悲,意有悔疑,欲生思歸。
佛呼沙門問之:「汝處于家將何修為?」對曰:「恒彈琴。」佛言:「絃緩何如?」曰:「不鳴矣。」「絃急何如?」曰:「聲絕矣。」「急緩得中何如?」「諸音普悲。」佛告沙門:「學道猶然,執心調適,道可得矣。」
(三十四)
佛言:「夫人為道,猶所鍛鐵漸深,棄去垢,成器必好。學道以漸深,去心垢,精進就道。暴即身疲,身疲即意惱,意惱即行退,行退即修罪。」
(三十五)
佛言:「人為道亦苦,不為道亦苦。惟人自生至老,自老至病,自病至死,其苦無量。心惱積罪,生死不息,其苦難說。」
(三十六)
佛言:「夫人離三惡道,得為人難;既得為人,去女即男難;既得為男,六情完具難;六情已具,生中國難;既處中國,值奉佛道難;既奉佛道,值有道之君難,生菩薩家難;既生菩薩家,以心信三尊、值佛世難。」
(三十七)
佛問諸沙門:「人命在幾間?」對曰:「在數日間。」佛言:「子未能為道。」復問一沙門:「人命在幾間?」對曰:「在飯食間。」佛言:「子未能為道。」復問一沙門:「人命在幾間?」對曰:「呼吸之間。」佛言:「善哉!子可謂為道者矣。」
(三十八)
佛言:「弟子去,離吾數千里,意念吾戒,必得道。在吾左側,意在邪,終不得道。其實在行,近而不行,何益萬分耶!」
(三十九)
佛言:「人為道,猶若食蜜,中邊皆甜。吾經亦爾,其義皆快,行者得道矣。」
(四十)
佛言:「人為道,能拔愛欲之根,譬如摘懸珠,一一摘之,會有盡時。惡盡,得道也。」
(四十一)
佛言:「諸沙門行道,當如牛負,行深泥中,疲極,不敢左右顧,趣欲離泥,以自蘇息。沙門視情欲,甚於彼泥,直心念道可免眾苦。」
(四十二)
佛言:「吾視諸侯之位如過客;視金玉之寶如礫石;視氈素之好如弊帛。」
 
後記:
據學者考究,現《四十二章經》傳有三版:支謙本、宋真宗註本(下稱真宗本)與守遂本。
史載本經譯者為「後漢西域沙門迦葉摩騰共法蘭譯」,然彼所譯,未傳諸後世。此處所刊,譯者雖作「後漢西域沙門迦葉摩騰共法蘭譯」,但實為支謙本,出自大正藏,與高麗藏同本。
此處所以未採宋真宗註本、守遂本,蓋因真宗本雖與支謙本大概相同,惟仍有不少出入揉雜增添之處;且真宗本之經首部分實為經序,並非經文內容,此一錯置亦見於守遂本中。然守遂本更大之問題,不只經文與另外兩本出入不少,更有恣意改添之嫌。是故,於三種版本比對後,此處決定以支謙本進行整理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henzollern 的頭像
Hohenzollern

Schloss Babelsberg

Hohenzolle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